致敬老教师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教师风采 > 致敬老教师

陈涛

人物档案

陈涛,我院退休音乐教师。祖籍台山,毕业于广州教育学院音乐系,先后从师刘天一、卢家炽。1960年在华南歌舞团任高胡演奏员,后调广东舞蹈学校任音乐教研组组长兼作曲、指挥。

指导学生数以万计,编配近百首广东音乐总谱,发表百余篇音乐理论文章,创作《黄花浩气》《丹霞日出》《珠江秋月夜》《龙洞琪琳》《南湖月下逢》《珠水晴波》和《盛世交响乐》等广东音乐作品。

 

2015年元旦刚过,我院新启用的文体馆内胡琴相和、粤乐声扬,一场特殊的音乐会在这里进行。说它特殊是因为,这是我院第一次为离退休老师举办的个人音乐会,这位老师就是广东音乐知名演奏家、教育家陈涛。

    已故著名广东音乐、粤剧音乐演奏家沈伟先生谈起共事过的陈涛曾感言:内心对他很佩服,有这样的精神,有这样的魅力,而且桃李满天下。

十年前,广东电视台《音乐长廊》做了一期“音乐家陈涛”的专题节目,“他集广东音乐的演奏、教学、创作、指挥于一身。他满腔热情,为广东音乐鼓与呼,成为广东音乐圈里颇具影响的音乐家”。

DSC00077_副本.jpg

我院团委组织师生采访陈涛老师

 他与广东音乐的不解之缘

据说每年正月初四,陈涛先生家里“拜年”是一道风景,一拨一拨的人像是吃流水席,来客多为广东音乐圈子里的人。

陈涛先生出身华侨富商家庭,他的故乡——广东台山“八音队很多”,家里什么唱片都有,耳闻目染,5岁时候,他就会打会唱。祠堂堂会的人都喜欢教他。

陈涛的父母都是戏迷,人缘又好,哪里有戏看,别人都会请他们去看,父母也总会抱着陈涛一起去。每到放假,陈涛就到端芬的舅舅家里玩耍。无论是自己家还是舅舅家,家中都有狗仔唛留声机,他也因此能经常听到月儿、小明星、徐柳仙、熊飞影、琼仙、吴楚凡、薛觉先、上海妹、白驹荣等粤曲名伶之声,能听吕文成、尹自重、何大傻、陈岳威四大天王演奏的广东音乐。

6岁已能参加私伙局拉高胡、吹色士风、唱星腔,9岁被称作“神童”。“那时候,走路时唱,放下书包也唱,无字乱唱,又像戏曲的旋律”,陈涛先生很是自豪地告诉我们,现在他也能唱什么内容都没有的无字曲。

中学时开始从师学戏,粉墨登台,是学校出名的文武生,唱做俱佳,名噪一时。音乐专科毕业的他,担任过华南歌舞团的小提琴副首席,高胡造诣却很深,年过20就可执起指挥棒指挥自己配器的作品。

在华南歌舞团,除了做高胡、小提琴演奏员,科班出身的陈涛还被委以重任:担任指挥、给乐队30多人上课。讲乐理知识、音乐分析,什么是五线谱,什么是简谱,小提琴怎么拉,高胡怎么拉。

一年之后,也就是上世纪60年代初期,他被时任华南歌舞团团长的梁论先生挑选出来,组建广东舞蹈学校,被任命为学校音乐组组长,从此开始“音乐教师”生涯,直至退休。

    都说学校是象牙塔,可陈涛老师却跟校外的音乐圈互动不断,广东音乐圈里人林韵、刘中文、陈添寿、陈国产、陈鸿燕、王炳尧、潘千仟……不分长幼,都是他的朋友。

 

用书法教学的音乐老师

“扬琴只有五十载,一线一轴思华年。师从若雄承粤韵,广东音乐有传人”,这是陈涛先生送给我院青年教师胡佩丽的书法作品,以表扬她演奏《旱天雷》时的良好表现,这首曲子是陈涛个人音乐会其中一首。他称这是“书法外交”。

他把书法不仅用于外交,还把书法用来教学,“书法教学”是陈涛用了一辈子的教学方法。刚退休那会儿,学校要返聘他,他没有应承,“不教了,学生太淘气,太难教,受气受够了”。

对于当年那些让他感言“受气受够了”的学生,他还是很有招数的。“物质刺激+打屁股”,物质刺激就是给字,表现好的就奖励一幅字,“小的还不行,学生还要大的”。学生这么喜欢字,他干脆办起了书法班。每次放假前,他就把书法作为假期礼物送给学生。

他给字那是有针对性的,有的写“正气”,有的写“人前莫说人非,人后常思己过”……拿到字的学生往往很害怕,“老师,我是不是没有正气”,“老师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”,这个时候,他就会和颜悦色告诉学生,“这是老师对你的表扬,表扬你富有正气,表扬你不是包打听”。一来一回中,让学生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。

他上课从不带任何资料,可以直接板书。教学中追求一个“懂”字,讲究一个“感觉”,要求学生做到拍子打起来就能沉浸其中,做到富予表情地去表演。“那种硬棒棒的表演只能叫做识”。

对于舞蹈音乐的编排和配器,陈涛会“看菜吃饭”。当年学校排演《小刀会》,主演是他的爱徒李永祥,他为此组织了广东民族乐团、广州青年文化宫、广东音专、佛山杂技团等校外力量,虽然是杂牌军,但是在他的指挥下,很好地结合了演员的特点和剧情对总谱进行了移植。

作为音乐教研组组长,陈涛除了教好学生,还要带好队伍,教学生靠素质,带队伍他也是用艺术修养“征服”。“你懂的我懂,你不懂的我还懂”,民族音乐,西洋音乐,样样都能信手拈来,张嘴就能哼唱出来。

 

 消得人憔悴

 陈涛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事情。一天,他接到南方日报社打来的电话,有人投诉他“招摇撞骗”,原因是报社一个月发表他四篇关于广东音乐的文章。对于这样的“无理取闹”,他不仅不生气,反而更加勤奋研究,以更高质量宣传推介广东音乐。

多年来,他撰写了《高胡艺术风格论》、《广东音乐源流略论》等理论性文章,在各大报刊上撰文推介《平湖秋月》、《步步高》、《鱼游春水》、《春郊试马》、《赛龙夺锦》、《鸟头林》、《月圆曲》等广东音乐名曲,以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加深人们对广东音乐的兴趣和了解。他还不遗余力地宣传推介广东音乐同行。

创作是他对广东音乐的又一大贡献。《珠江秋夜月》、《南湖月下逢》、《龙洞琪琳》、《丹霞日出》、《盛世交响乐》等等都是他的作品,它们韵味浓郁、旋律流畅、节奏鲜明、情调高雅。他以辛亥革命为题材而创作的恢弘大作《黄花浩气》,在“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、庆祝建党90周年“广东音乐专场音乐会上获得极大赞誉。

 他的创作还包括配器,而且极富盛名。他编配广东音乐经典名曲近30首,分谱近20首。他编配的曲子既织体丰富,又和声饱满,被称最具广东味

 他这辈子只跟广东音乐结了缘。退休后,曾担任过天河乐团指挥、“珠光璀璨广东音乐团的艺术总监和指挥,辅导过广州109中学乐团。他认为,广东音乐的传承与发展需要“从娃娃抓起、在社区中渗透”。

 

英雄暮年壮心不已

搞了一辈子广东音乐、如今到了耄耋之年,他依然念念不忘广东音乐。这不,最近他又摊上事了。他因抛出“用粤剧音乐语言为素材组成旋律,加上吕文成的演奏风格,就是广东音乐”这个定义,在广东音乐圈里引来很多不同意见。对此,他坦言,他只是打出个砖头,供大家讨论,意在用砖头引出玉来。

他非常感谢学院为他举办了一场作品音乐会,称其为三十多年来演出效果最好的一次,“比吃了很丰盛的大餐还要高兴”、“好像一个梦终于实现了”。

他建议,学院应该常办音乐会,通过音乐会,把全院师生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,让大家有事去做。整个校园充满音乐学习的气氛,“不会的就逼上梁山”,促使大家去练。学的多了懂得多了,将来在社会上就会受人尊敬。老师教得好,学生学得好,学院的声望就高起来了。  

对于学院,他的思考远不止几场音乐会,“承担起广东音乐活动中心的责任,我们学院有条件、有能力”,大家都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,让观众、专家来评判。

临别之际,陈涛老师语重心长,“最重要的是要记住我们学校的名字,好好地为这个学校服务,让学校的名字在全国发出光彩,希望大家为学院增光。我现在也在尽我的力量!”

本文采写:张桂茹   团委供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