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芬芳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人才培养 > 校友芬芳

从“心”出发——李响的舞韵征程

人物档案:李响,吉林人,总政歌舞团原舞蹈演员,中专就读于广东舞蹈学校,大学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,第十届“桃李杯”舞蹈比赛古典舞青年男子组金奖,第五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《红蓝军》群舞组金奖、多次参加全国、全军大型晚会演出及日本、新加坡、韩国等外事演出活动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 正在全国22座城市巡演的舞剧《莲花》受到观众的热捧,有人喜爱它的敦煌舞姿,有人喜爱它的佛家禅韵,有人拜服于导演的巧夺之思……而第七章的独舞是不容错过的点睛之笔。

       当一朵红莲以华硕绝美又略带凄婉的形象缓缓绽放在舞剧《莲花》的舞台上时,舞者李响拟以此莲作句,开始了他从出发的舞韵征程。

 

学舞路上的青淤伤败

        2013年春夏之交,一条舞蹈老师打学生的视频疯传于网上,众人一边谴责老师毫无人性,一边却都暗自心惊:原来曼妙婀娜的背后是这样的酸楚无助。把这段视频播放给李响看,他当即沉默,原来他也有相似经历。
       9
岁习舞不叫习叫拣,因为那个时候对学舞者来说已经略微晚了点。所以当9岁的李响进入山东省潍坊艺术学校,泪、累、疼、惨充斥了他的生活。因为软开度不够,老师拿来一条过去那个年代才有的长条凳——一条板子供人歇坐,四条凳腿为了稳固,中间打上两横一竖三条杠——齐腰卡住直直地趴在地上的李响身上,再把他双臂从上往后掰,一直掰成180°,塞进横打的稳固杠中。手背,腰身,臀腿,周身上下只要哪里动一动,破坏了这一场掰面条,老师手里的竹条子就抽上来纠正。严厉归严厉,关心也要关心。一二三四开始数数儿。老师是怕他憋晕了背过气去,点到即止的关心。可怜的孩子已经难受到极限,只能嗯嗯啊啊地发出点声音。
       
其实老师是心疼学生的,但是嘴上不能说软话。李响说,老师们都知道,学生们需要的是扎实的基本功,不是降低标准的迁就。
      
凭着过人的天赋和不断磨砺的基本功,李响渐渐从同学中脱颖而出。

恩是关爱成就桃李金魁

        2005年,青涩的李响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奖项:广东舞蹈学校桃李杯尖子强化选拔暨萌芽杯舞蹈比赛一等奖。虽说他自己强调了一下这是一个学校里很小的奖项,基本可以忽略不计,但对他来说,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肯定,这里面,也有我这辈子都感激的老师的心血。李响说。
      
当时的李响考进了广东舞蹈学校,训练强度比起从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学校给每个学生配发了旅行箱一样大的录音机,每天,瘦弱的李响就拎着一个录音机,两点一线穿梭于饭堂、舞蹈室,每每回到宿舍,已经是23点以后。16岁生日的前一天,李响正在排练舞蹈《梦》,这是他为比赛准备的作品,古典舞老师张海龙特意陪着他。临近午夜零点的时候,张老师的朋友曾老师来找他吃宵夜,进了排练室,却冲着李响说:哟,还在排呢?那你再跳一遍,我给修一修。曾老师也是舞蹈老师,按照女性独特见解,把《梦》又修了一遍,即将约束时,张老师的一个哥们又恰巧进了舞蹈室,当然,他也恰巧是搞舞蹈的,于是李响振作精神,又了一把……李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——还拎着那个大旅行箱录音机——宿舍门一开,一个点着蜡烛的大蛋糕到李响面前,舍友们轻声唱着生日快乐歌,为李响度过了16岁的生日……
       
蛋糕是张老师买的,比赛穿的近4000元的演出服,也是张老师买的,学校也没闲着,比赛用的音乐,是依照扶助规章为李响免掉的。还有校长欧阳滨、李永祥,民间舞老师张云鹏等等,除了严格到苛刻的训练之外,他们也给了我父母般无微不至的关怀。李响每每回忆到这里,眼角就会泛出泪光来,当然他也没让尊长老师们失望:2009年获第五届CCTV舞蹈比赛《红蓝军》群舞组金奖;2010年获解放军艺术学院红星杯舞蹈比赛古典舞组一等奖;技巧组合环节,李响的舞姿让喜爱舞蹈的观众单独录制挂到了网上,短时间内竟然有近30万次的点击率。

       
当然,最值得一提的就是2012年的桃李杯舞蹈比赛,这一赛事在中国舞蹈界素有奥斯卡奖之称,参赛者众多且各个都是精英尖子,那年,李响携带作品《花落知多少》一路过关斩将,勇夺魁首,捧到了梦寐以求的金奖奖杯。

浅舞轻弄成芙蕖之态

        面对荣誉,容易让人沉溺于喜悦间,但现实却极为残酷,就如同凤凰卫视采访舞剧《莲花》时用到了一句:他们毕业于中国顶级舞蹈院校,都曾捧得过中国重量级舞蹈大赛的金杯,供职于某军区文工团……舞蹈界本身就颇为孤高清冷,过江之鲫众多,李响只是其中一个,虽带着鹅黄色系,置于世界大千之后却并不分外起眼。
        2012
年,李响成功考进令人羡慕的总政歌舞团,成为一名舞蹈演员,身边都是舞蹈界的佼佼者,不起眼的感觉分外明显。
   
不起眼会把人作弄逼迫到放弃的绝地,有人绝地而后怕了,在自己的往昔荣誉和此刻的位置上安身安心,开始跳了军旅舞蹈;有人绝地而后生了,他们击碎往昔的自己,不断突破创新,直至寻找到专属自己的特色,塑造出自己的新泥之态,成为那一支领域的翘楚,舞蹈家杨丽萍能把造型做到极致唯美,舞蹈家黄豆豆能把神韵做到丝丝入扣,舞蹈家刘敏能将主题一再扩展深挖……舞蹈界不乏功底深厚,技艺超群的艺人,但找寻到自己的杀手锏才是跃过龙门之关键。
       
20出头的李响想透了这一点,开始在自己舞蹈的特色上下功夫。李响很瘦,180的个头只有58公斤,而他腿肌群的瞬时爆发力却相当大,这可能是老天赐予的礼物,深掘这一点,他着力于自己舞蹈的轻盈上。看过李响舞蹈的人都认为,在整个舞蹈动作快的时候,李响似乎是一片随风飘离地的羽毛,他翻滚打转,动作一气呵成,手脚与地面的摩擦声小之又小,空中竟然只有衣袂摩擦飘飞的声响,待到站定原地,看着应该会有重力作用于肉身的一声响,结果也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化解到近似于无……“浅舞轻弄给李响的舞蹈赋予了一丝出尘的佛性,一丝芙蕖的清丽之态,而这一点恰巧让舞剧《莲花》的导演赵小刚捕捉到,他成为《莲花》第七章的主舞,而这时《莲花》全剧唯一一段独舞,长达9分钟,他也是最先被导演拍板确定下来的演员。
       
当一朵带有佛性禅意的红莲花在舞台上徐徐绽放,华硕绝美又略带凄婉的神韵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时,那就是李响,用浅舞轻弄之态,继续着他从出发的舞韵征程。

本文摘自《舞蹈》杂志20156月刊  总第406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