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之声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学生园地 > 青春之声

母亲的笑颜

 

虽说女子之笑如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”,但是用它形容母亲的笑颜并不太合适,毕竟已人老珠黄,容颜尽褪。可是,在我心里,虽然母亲容颜已不及年轻人般美丽动人,但笑容依旧可以用“俏丽若三春之桃,清素若九秋之菊”来形容的。

从我记事起,母亲就一直脸带笑容。也许偶尔会因为我的犯错而露出怒色,可一旦我哭泣或低头主动承认错误时,母亲就会伸出双手,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安慰我,轻声教育我。母亲的笑容虽说算不上很美,可却很让人舒服,让人安心。在我离家远读之时,每到夜晚或是感到孤独无助时,只要想起母亲那美好的笑容,我就会觉得一切的不开心、不安都会过去的。在我心里,母亲永远年轻,母亲的笑容永远美丽。

可随时间的流逝,岁月在母亲的脸上留下了痕迹,打破了外在的永远年轻。只要笑容还在,母亲就不会老去。我始终是这样认为的。可随我的年龄增长,渐渐明白了,母亲的笑容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是真的,母亲也会因为我的冲动言语而露出伤心失望;也会因为我的乱跑乱跳而露出担心不已;更会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而露出害怕恐惧。只不过这些情绪我很少会见到罢了,因为她是母亲,她要在孩子面前露出坚强与积极。所以她一直笑着。

暖和夏日,阳光正好。这种让人想懒洋洋的睡上一觉的午后,我却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,帮母亲收拾杂物。突然眼睛余光瞄到一个躺在角落边的铁盒,打开铁盒,发现里面有许多泛黄的照片。拿起一张母亲年轻时的照片,看了许久,“真的好好看呢!”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。清秀的脸庞,明亮的大眼睛,自然的嘴角上扬,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。看着照片中的母亲,继而又想到现在的母亲。清秀的脸庞中多出了些许皱纹,那双大眼睛中的雾气似乎变重了,嘴角上扬时眼边的皱纹更甚,还有那头长黑发已变成了略带栗红色的短发。

这一切的变化本来可以来得不那么快,可又有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呢。2015年10月是我最难过的一个月,更是母亲最“难”过的一个月——最难度过。在9月上旬,母亲去医院检查身体,检查出了肠胃方面有较严重的问题。经过多次的检查,确定要做手术才不会有生命危险。得知此消息时,我还在学校,怀着担心与害怕的心情在电话里问长问短,母亲则用她那爽朗的笑声告诉我,她没事的;告诉我,好好学习,别担心。我知道,电话那头的母亲定是笑脸依旧。

国庆放假,我迫不及待赶回家中。回到家,看到母亲那美好的笑脸那一瞬,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。因为做手术需要提前几天在医院留宿,所以我回家后没几天母亲就要去医院了。本想每天都去医院看看她,可是她用从未有过的强硬语气说,不许来。手术安排在我回校的前一天。听闻手术做了很长一段时间,父亲,外婆,姨妈他们都在医院守着,我只能在家里安静地等着,“会好的”心里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三个字。在那一刻,我才深刻体会到,母亲真的在变老。甚至害怕母亲那美好的笑容会从此不复存在。

手术顺利完成。当天下午,我在父亲同意的情况下,偷偷去了医院。站在病房门前,我看到了母亲还苍白的脸,在笑着安慰外婆。母亲在这里,母亲的笑容也在这里。可是为什么,看到母亲如此的笑容,我竟很难过,难过得我眼睛都看不清她的笑颜了。母亲一直都在笑,无论是作为母亲,还是作为孩子。我用手背擦拭干眼泪,带着浅浅的笑容走进病房,轻轻地叫了一声“妈妈”。母亲诧异地回过头,随即又笑了起来。四目相视之时,我虽在笑,可眼里尽是难过;她也在笑,可眼里全是安慰与鼓励。

在踏上回校的道路中,我发了一条短信给母亲。信息上的内容是:我知道妈妈很多时候都在强颜欢笑,都在坚强着。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,有时候也可以不那么坚强,有时候也多多依靠依靠你的大女儿啊。不想笑时可以不笑噢,如果真的要笑,就真真切切地笑吧,因为那样笑着的你,真的很美。本以为母亲不会回复,可当我收到母亲回复的信息那刻,我的心真的雀跃得不像我,虽然只有“我知道了,笑脸”这么简短的话。

看着一张泛黄照片也能回想起那么多事情,看来我也是“老”了。见我没有什么动静,母亲走进房间,询问我怎么了。我抬起头,对着母亲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随后把照片放回铁盒中,走出了房间。母亲傻笑着像个小孩似的跟在我后面问我是不是发现什么好玩的,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母亲瞧见我这样,也跟着我笑了起来。

长大之后,我逐渐明白了母亲的笑颜为什么总是那么让人舒服与安心。因为笑容中藏着太多太多的坚强与鼓励,太多太多的关心与疼爱,太多太多的积极向上。最美好的生活就是睡了很足的一觉,起床和母亲一起在厨房煮午饭,锅里的水煮肉咕噜咕噜,一边剥着葱,一边和母亲聊天。无论是春意盎然、暖阳普照,还是萧风瑟瑟、冰冷刺骨,只要母亲在身边,母亲的笑颜在身边,一切都会变暖,变得更好。不过前提是,我也笑着在她身边。

(转载自院报总第33期  作者:  学生会学习部学生 郭莹莹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