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之声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学生园地 > 青春之声

巨人(献给父亲)

          如果有机会,我会带他去看一场我爱的陈奕迅演唱会,然后陈奕迅会唱起《单车》,我可以告诉他:“爸爸,你也是我的骄傲。”

每个人的童年都是无与伦比的甜美又快乐,大家都拥有相似的欢笑,相似的游戏。我也如是。如果泡在蜜糖是最甜蜜的成长,那么我的成长可能本身就是蜜糖。别人有的我都有,别人没有的他总会努力给我争取。无论是我羡慕的同学手中最新款的mp3,还是大街上某条漂亮的裙子,每次我都是那条被羡慕的裙子,这让我小时候做够了公主梦。

不过时钟总有天会踏正12点,南瓜车总有天会驶回灰姑娘寒酸的住处,漂亮礼服总会有变回旧衣服的一刻,就正如梦都会有醒的一刻。上帝摇醒了我,给了我一个最残酷的现实,我身边给我制造缤纷快乐、彩色公主梦的巨人倒下了,我脚下的红毯没有了,周遭的欢呼都变成寂静,灯光灿烂的房间现在只有飞蛾围着白炽灯在飞啊,飞啊,飞啊。

爸爸总爱开着他的爱车带我到处玩乐,这个周末去这个农庄,下个周末去那个农庄。偶尔一家人去逛街,我和爸爸的意见总是合拍,妈妈总对我和爸爸的眼光抱以无奈,我便在一边为我和爸爸之间的默契感到胜利。

我和妈妈总是吵架,每次吵架后我都会躲在角落哭。爸爸就会走过来和我聊天,开解,开解到我通透都不会给我一个拥抱。每次开解后我都张开双手想要个拥抱,爸爸总是摸摸我的头走回客厅,坐在那个属于他的位置看着电视,不发一言。

是梦,就总会醒。

初三某天,我哭着跟老师请假,拿着假条一步一步磨着走向校门,第一次觉得路可以这么长又可以这么短,长得我怎么都看不到尽头,短得像爸爸生命的长度。

爸爸还是上班,仍旧每天接送我上下课,只是他晚饭都会带便当和我一起吃;爸爸不再经常去农庄了,也不经常应酬了,更多在家吃饭;家里的保健品药物等堆得饭桌都是,我们更像是以药为生......

“还没有开始,才没有终止,难忘未必永志。还没有心事,就未算相知,难道值得介意。言尽最好于此,留下什么意思,让大家只差半步成诗。”

我的南瓜车早就卖掉,我的漂亮礼服也渐渐破旧,我也没有水晶鞋也没有红毯,也没有周遭的掌声和目光,只有白炽灯的飞蛾,还在飞啊飞,飞啊飞地......

那条柏油马路很热,爸爸的南瓜车就停在马路对面,爸爸拉着小小的我,小小的我扎着头花,拿着雪糕,不安分地想过马路,爸爸骂了我一句:“你再皮,再皮就打你不让你出门!”于是,我的记忆停在我哭成花猫似的脸,和爸爸拉着小小的我焦急地走回南瓜车,我手上还是紧紧握着雪糕。我记得我上了车后哭了一会后,抽噎着,扒拉着眼泪鼻涕撕开雪糕,妈妈替我擦着脸,我扁着嘴巴吃着雪糕。那是个夏天,是个夏天。

我也不该再想过去富丽堂皇的宫殿,不该念念不舍不属于我的白日梦。这个世界就犹如皇室战争里的三座炮塔,而爸爸就像我冲锋时的巨人肉盾,替我挡着所有攻击和伤害,让我能安心在他身后将炮塔攻陷。而此刻只不过我的巨人倒下了,那么我便多失败几次,就算炮塔将我打倒,我起码还可以再重新开始,独自去冲锋陷阵也不为过。

希望这个大巨人能够在上帝旁边喝喝他爱喝的熟普,然后笑呵呵地说:“果然是我的骄傲。”眼神还能如那天他在病床里,握着我的手,低声说:“女儿你一直是我的骄傲”时那样。

你一直是我的肉盾,而我愿下辈子有机会继续做你的棉袄,温暖你冰冷的双手,再也不让你孤独一人先离开。

让我在这个世界慢慢长大,变成你,变成一个肉盾去保护我想保护的人。

“再见悲哀因我不再计较任何结果,甚麽都可以坦荡未在乎谁是错,我两眼合上失去甚麽,是与非也掠过,别固执到问一切为何。”

(转载自院报总第34期  作者: 江慧琳 )